布丁九

微博布丁九i(微博继续更新中 前任攻略+新文)
拜拜了狗福

《前任攻略》(三十)

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  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  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  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  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    富强民主文明和谐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八)

  少女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,泥土沾染在她的身上,像是一株被踩烂的玫瑰。


陈乔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,可他的脚步并没有停。他几乎是第一反应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盖在任为安裸露的躯体上。


他隔着衣服轻轻碰了碰任为安,可她像是睡着了,“安安?安安?”


“安安你醒醒,安安?”,而任为安紧闭的双眼以及翻着青紫的脸让他陷入深深的恐惧中,像一场醒不来的噩梦。


“然后呢?”,肖战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

“然后,我抱起了她,抱着她回家。我叫了她很多次,可是她怎么都不醒,我,我...”,陈乔坐在那里,不住地开始流泪。


王肖二人走出审讯室,愁云密布。


“战哥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


“麻烦。”


“我也觉得,先让陈峰休息两天吧,他的身份敏感,不适合参与案件。”


肖战点点头,二人边说边向外走。正遇上外面暴跳如雷的陈峰,他叫嚷着举着停职令,“你们让我们在这个时候暂停工作?开什么玩笑!”


“陈峰,你的弟弟现在是案件的嫌疑人,为了保证调查的顺利进行,你必须停职。”,张文文说。


“局里什么时候是你做主了?”,陈峰气的脸色通红。


“我是市局派来的指挥员,现在我的命令你就要服从!”


“呦,张警官好大的官威。”,肖战走过去,拍了拍陈峰的肩膀。


“肖警官,我这是按规定办事。”


“嗯,说的有道理,陈峰,你暂时休息两天。”


“肖老师!我!”


“放心,我跟王队在这里,会调查清楚。”


听到肖战的话,陈峰才慢慢冷静下来,肖战接过他手里的停职令,“张警官,作为特派员,我想我有权利调令人员。”


张文文点点头,“当然。”


“陈峰因为个人原因暂时休假一段时间,那么他的工作就由你接手吧。”


“我接手?我是指挥员,我...”


“张警官这么讲规矩的人难道会不遵守上级的命令?”,王一博及时补充道。


张文文咬咬牙,皮笑肉不笑的说,“当然遵守。”


“嗯,那就好,现在麻烦张警官去调查一下任为安班内的人际关系。”


张文文走后,陈峰才彻底冷静下来,“我就烦她那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样子,明明就很小心眼,还非装大度,她就是看着博哥在这里,唉唉唉?博哥你别掐我!”


“肖老师你不知道,以前这个张文文就是,对博哥嘘寒问暖,贼子之心昭然若揭,博哥!你别掐我阿!”


“掐你也堵不住你的嘴!”,王一博的牙都快要碎了。


“嗯,我知道,毕竟王队年轻又貌美脾气好,这也很正常。”,说完后肖战就走了出去,王一博狠狠地瞪了陈峰一眼,也跟了出去。


留下陈峰在原地无语,博哥年轻貌美?脾气好?哪里?



刚出门,肖战就看到了站在门外张文文,那人像是特地等候她,“肖战,我们谈谈吧。”


肖战本不想理她,可这人胡搅蛮缠,犹豫了几秒,肖战还是点点头。


二人来到一处静谧地,张文文单刀直入,“肖战,我喜欢王一博,我希望你能退出。”


还真是丝毫不加掩饰,“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让我退出?”


“你也知道,如果没有你,我跟一博早就在一起了,你不也亲眼看到了吗,我们的关系。”


“什么关系?张文文,你不会真的以为当年我离开是因为你吧?”


“你不用狡辩,肖战,你敢说看到王一博躺在我的床上你一点也不会怀疑吗?”


“起初我是怀疑的,包括在你来之前,我一直都怀疑。可现在,我却一丁点都不怀疑了。”
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“王一博这人的优点有很多,譬如,他的品味一向很好。”,肖战身体微微前倾,看向张文文那双总是假装单纯的眼,“这些年的假想敌有太多,但绝不可能是你。”


张文文被肖战看的心虚,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,“为,为什么?”


肖战站直,“我不是说了,他的品味很高。”


说罢,肖战便没了跟她继续闲聊下去的兴致,“好了,张警官,记得完成你的工作,工作之外的事情,还请你好自为之。”


张文文还不罢休,拽住肖战不让他走,“你别走!把话说清楚!”


伤口微微牵动,有些撕裂的疼痛,肖战的耐心被彻底耗尽,“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,你为什么这么自信?你觉得我跟你王一博会选谁?选你?那你这几天大可以试试,看他会不会选择你!”


肖战甩开张文文的手,走了出去。刚走出拐角,肖战就遇到了王一博。


那人好似到处寻不到他,急的满头大汗,一看到他就忙开口,“战哥,你别听陈峰瞎说。”


肩膀还微微作痛,肖战不搭理王一博,自顾自的走向停车场,王一博边说着,边给肖战打开车门,扶着他上车。


等王一博在驾驶位坐好后,肖战方觉得伤口不是那么疼了,才说,“他没瞎说,张文文喜欢你,我知道。”


“战哥,你听谁说的?”,王一博急的一头的汗。


“我自己看见的,嗯?你在她的床上,睡得很好。”


刚起步的车突然熄火,肖战的身子猛的前倾。


“战哥?这是诬陷!我没有!我没有!你知道我的!我怎么可能!我没有!”


“别喊,你能不能好好开车。”


王一博重新打火,可是手上出了太多汗,他捏不住钥匙。


肖战握住他的手,拧了下车钥匙,“慌什么,我又不是不听你解释。”


车终于发动起来,“战哥,我真的没有。我满心满眼都是你,真的,我对天发誓,我要是对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有非分之想,我就天打雷劈,我...”


“嗯,别说了,现在是上班时间,回家听你解释。”


肖战看着王一博的小狗耳朵耷拉在脑袋上,像是打了败仗一样,垂头丧气,气鼓鼓的奶膘格外明显,让人很难对他生气。肖战捏了捏王一博的脸,全然把张文文带来的那些不愉快忘在了脑后。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七)

  这天王肖二人像往常一样上班,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张文文这个碍眼包。又因为张文文是上级调令过来的特派人员,所以不得不在肖战的办公室内为她安置了一张办公桌。


于是室内的气氛变得格外诡异,大概就是她爱他,而他又爱他,他又讨厌她,总之,多余的那个人总是多余而不自知。


“战哥,要不要吃点水果?”,王一博问。


“一博,你要不要吃点水果?”,张文文问。


“战哥,你要不要喝水?”,王一博问。


“一博,你要不要喝水?”,张文文问。


正当这种僵局无法打破的时候,陈峰风风火火的创了进来,“博哥!肖老师!出出出,出事了!”


“怎么了,陈峰?出什么事了?”,王一博问。


“凤鸣中学,出了一桩命案!”


“陈峰,我们去刑警队,命案很正常,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?”,张文文用一副上级的口吻说道。


“跟你的家人有关对吗。”,肖战说。


陈峰点点头。


所有的案件里,最难判定的就是少年犯。


而此时此刻,王肖二人对面坐着的男孩就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,陈乔。


“陈乔,你是陈峰的弟弟?”


陈乔点点头,他目光呆滞,脸色惨白,显然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。


“你别怕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。”


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。”


“学校的人反应你平时总是欺负任为安?”


“是,我,我是经常捉弄她。”,陈乔低下头。


“你还曾经放学围堵她?”


陈乔点点头,“但是,但是我真的没有,我只是想引起她的关注,我没有杀她。”


“任为安出事的那天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
陈乔抬起头,看着明晃晃的灯光,回忆起那个雨天。


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任为安对他格外冷漠,明明以前捉弄她的时候她还会跟自己说几句话,而这几天却是怎么也不搭理自己了。


“乔哥乔哥,好消息!”


“什么好消息?”


“哥几个偷偷把任为安的自行车车胎给放气了,你今天就来个英雄救美,把她拿下!”


谁曾想听到这话的陈乔不但没有开心,反倒是有几分怒色,“你把她车胎的气放了?你傻逼吧。你不知道今天下大雨?”,说完抓起伞就跑了出去。


陈乔跑到自行车棚的时候任为安的车已经不见了,可奈何由于今天天气预报要下大雨,是他哥开车送他来的学校,他只能一个人向外跑着追任为安。


没跑几步,雨滴就开始掉落下来,陈乔撑着伞,步伐丝毫不减慢。


通往任为安的家需要走过一段桥,过了那桥后再出去一公里差不多就到了,可陈乔跑到了任为安家门外,也没见到任为安。


他原想敲敲门,看看任为安到家没有,又怕她会讨厌自己,几经思索,就放下了手。


回去的路上还要经过那座桥,陈乔慢吞吞的走着,全然不是来时那副急匆匆的样子,下了桥以后,他又回头看了一眼。


有个黄色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,陈乔移开伞,那是什么?他慢慢走到河堤旁,那黄色的东西,是小黄鸭?


等等!小黄鸭?


陈乔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,任为安不会摔下桥了吧!他往桥下跑着,可刚下过雨的路面过于湿滑,下桥的时候陈乔摔了好几个跟头。


到了桥下他才看清,那黄色的东西就是小黄鸭,也正是他系在任为安自行车上的那个,为什么这么肯定呢?因为他看到任为安,准确的说,是任为安的尸体。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六)

  这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形色各异的人,而这些人相互吸进靠近,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家庭。富贵的家庭,孩子从出生就是富贵的。而贫穷的家庭,则各有各的不幸。


任为安就是这样一个孩子,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父母离异,幼时在班里总会因为她没有爸爸而受欺负。她那时候很怨恨自己的妈妈,没什么别人都有爸爸,而她没有。


可每次受欺负回家,妈妈总会给她做好吃的,给她缝补破了的衣服,而且她发现,每次自己被欺负之后,妈妈总会深夜坐在自己的床头默默哭泣。


后来长大了,她才明白,作为单亲妈妈,实则比她更为艰辛。


她决心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,所以她用不那么聪明的脑袋勤奋学习,在其他人旅行玩耍的假期里打零工。任为安相信,即使没有爸爸,她和妈妈也可以过的很好。


班里样貌出众而又行事乖巧的女孩子总是格外受男孩欢迎的,尤其是青春期的男孩子,对这种美好的事物格外的向往。


总是出现在桌洞里的纸条并没有让任为安的心为他们留出一丝缝隙,而那些打不开这扇门的人,开始变得变本加厉。


他们会偷偷扔掉任为安的课本,又或是把她课本的某页撕掉,甚至是在她的座椅上放咀嚼过的泡泡糖。


而这一切的领头人,此时此刻正调笑般的带人围堵住任为安的去路。


“让开。”


“安安,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不近人情。”


“因为我不想理你。”,任为安推着自行车向前走,那人拽住她的自行车座椅,“那你今天别走了,理理我呗。”


“陈乔,你是不是有病!”,任为安撒开手,让自行车失去支撑点,而拽住自行车后座的陈乔则让自行车稳稳的立在路面上。


“呦,好学生安安怎么骂人。”,陈乔笑嘻嘻的说。


那头的任为安气的脸通红,狠狠地踩了陈乔一脚,连自行车也不要了,扭头就走。


而被踩了脚的陈乔还是笑嘻嘻的,丝毫不见生气。


“乔哥,人家女孩都这样了,你都不生气?”

陈乔从兜里摸出一枚小黄鸭挂件,系在自行车铃铛上,“你懂什么,打是亲骂是爱,小安安这是对我表达爱意。”


“我去,乔哥,你可真够厚脸皮!”


“滚滚滚,我乐意,这是真爱,你懂什么。”


没有了自行车的任为安只能步行回家,走了一段路后,她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。


“任为安?”


身后有声音传来,任为安回过头,“真的是你,怎么不骑自行车回家?”,那人问。


“没什么。”


“是不是陈乔又欺负你了?”


“没有。”,任为安擦了擦头上的汗,“班长,我先走了。”


“你等等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
“啊?不用了,我走路就可以。”


谢之停下车,“上来吧,顺路,再说了,我是班长,就当我关爱同学吧。”


任为安坐在后座上,微风吹过,少年的白衬衫上有好闻的味道,任为安想知道,这是什么牌子的洗衣液。
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五)

  把肖战安顿好后,这时王一博好像才反应过过来张文文的存在,他手上动作不停,帮肖战开了一扇窗,好让室内的空气清新一点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这不是听说你这边人手不足,局里调任我过来给你帮忙。”,张文文道。


正说着,张文文走过去,抬手拉开另一扇窗,还没全打开,就被王一博重重合上。


“别动,开一扇就够了。”


开两扇风太大,肖战会着凉。


张文文愣了一下,马上又笑着点了点头。


“那这样,我先不打扰了,一博你跟我出去吧,让肖老师休息一会。”


王一博皱起眉刚要拒绝,抬头看了眼那边的肖战,又摁住怒火,他走过去低声跟肖战说了些什么,然后转身走了出去。


王一博出门后,肖战站起身,走到窗户边,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楼对面的小天台。


过了几分钟,王一博跟张文文果然出现在那里,两栋楼隔得不远,有多不远呢,他俩说话的声音肖战听的清清楚楚。


对于许久未见的王一博,张文文心里有千言万语的话想说,这个男人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令她心动。而与张文文不同的,王一博再度见到张文文内心内心只有三个字,烦死了。


“一博,这么久没见,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,只是千言万语,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。”


王一博皱了皱眉,“那你就别说了。”


窗边的肖战噗嗤笑了一声,好在声音小,没让对面的人听到。


“一博,你还在怪我吗?”,张文文看到王一博冷冰冰的反应红了眼眶,“那时候我不得已,是我错了,我跟你解释过了,可是,可是你不愿意听我的解释。”


“这次回来,我不打算回去了,我就想好好陪在你身边,跟我们以前一样,可以吗,一博。”,张文文拉起王一博的手,泪花闪烁。


王一博抽回了自己的手,“张文文,我也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你不必解释,我也不想跟你再有什么瓜葛。”


“你还在怪我,我后悔了,我当初就不应该走,我真的后悔了,我真想回到以前,那时候我们多好,大家都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,张文文边说着边流下泪。


此时此刻面对如此真情的告白,正常人都会心生怜悯,而此时此刻的王一博内心还是那三个字,烦死了。


“张文文,有几句话我今天再跟你说一遍。”


“第一,没有人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这是你自己幻想的,而且我也不喜欢你,一点也没有。”


“第二,那年的升职计划里没有你的名字,是你自己用了手段顶替了我的升职名额,你现在在后悔什么?”


“一博,你,你误会了...”


“没有误会,名单在公示之前我就看过了,你跟上一任局长的谈话我也听到了。”


“一博...可...可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

“这种话,以后不要再说了,你不是个好警察,但一定是个好演员。”,说完后王一博就离开了天台。


而留在原地的张文文起初是捂脸哭了一会,然后在原地破口大骂。


原来是这样,肖战眯了眯眼,怪不得这么多年王一博还只是一个队长。


下班后,二人回到家中,路上王一博仔细观察着肖战的神色,而那人只是闭目养神,看不出表情。


“那个,我跟她说的话你都听到了。”


肖战点点头。


“那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。”


肖战睁开眼睛看着王一博, 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极了小狗崽做了错事求原谅,他想起今天王一博出去前趴在他耳边说,你去窗边看,回家我跪搓衣板。


他伸手摸了摸王一博的头,“嗯,可以。”


那人听到他的回复后心情明显的愉悦起来,肖战觉得他头顶的小狗耳朵都要竖起来了。


“那我还需要跪搓衣板吗?”


“不需要。”,肖战突然解开安全带,亲了王一博一下,“附加一个小奖励。”

王一博挺胸抬头,咽了咽口水,头上的小狗耳朵一抖一抖的,好啦,王队心情爽翻了好吧!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四)

  第二日,检验科通过检验分析,确定那就是李芳的尸骨无疑。


那骨头上不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咬痕,还有菜刀砍下的痕迹,深浅不一。


而与此同时,一份匿名的视频也送到了警局。


视频上显示在李芳没出门的第二天晚上,吴大志提着一个塑料袋出了门,这样的举动他前前后后进行了三次。


在种种证据的指向下,最终吴大志因故意杀人罪加故意伤人罪、袭警等数罪并罚,判处无期徒刑。


“好聪明呀王队。”,肖战抬起那只完好的手,摸了摸王一博的头。


王一博头发软软的,像小狗崽一样。


他似乎是很享受被肖战摸头的感觉,不住的在他手心蹭了又蹭,带着一种小孩子的语调,“那是当然。”


“所以英明神武的王大队长,能不能带我回家。”


“不行!你还没好。”


肖战眯了眯眼,冲王一博勾了勾指头,王一博顺势低下头,肖战凑上去,在他的侧脸留下一个吻。


“带我回家吧,一博。”


那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,像是落在了王一博心上,他的脸不受控的红了起来。这人真是,像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撩人。


王一博吞了吞口水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
肖战漏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哈,成功啦!


自从肖战受伤以后,王一博仿佛变成了他的贴身管家,上到工作时人形读字机,下到居家时帮肖战穿衣服。


等等!穿衣服?


此时此刻,王一博正为肖战扣好最后一粒衬衣纽扣。


“王队,可以起来了吧,衣服都穿完了。”


不知道为什么,王一博最近总觉得肖战的每句话都带着深意,仿佛时时刻刻在引诱他。


他慢吞吞的从肖战身上爬起来,“那个,要不要换件衬衫?”


肖战站起身,“不要!”,再换?再换今天都别上班了!


二人来到警局后,王一博像个贴身保姆一样扶着肖战,知道的是肖战伤还没好,不知道的以为谁家老婆怀孕了。


“你别扶我,我的腿又没事。”


“我就扶,我就扶,我就扶!”


二人说说笑笑,一路来到肖战办公室,没想到刚一开门,就看到里面坐了一个人。


看到那人,肖战原本还不错的心情瞬间变差。


“一博,好久不见。”,那人说。


她紧接着站起来,走近二人身边,“怎么,这么久不见,不认识我啦。”


那种少女带着娇嗔的语调不难让人察觉出二人关系的不同,而王一博对她这幅娇憨的样子完全不感冒。以至于,那人走到眼前感觉快要扑上来了,王一博还是不为所动。


而那人也仿佛才看到王一博旁边有人一样,装作客套道,“哎呀,不好意思,这位是?”


肖战看着那人的样子,心里的白眼快翻上天了,自己以前是有多自卑,才会把这样一个无脑绿茶当做情敌。


他扯了扯被王一博扶住的肩膀,目不斜视的走到办公桌前,用没受伤的那侧手把桌上的介绍牌往正中间移了移。


而被肖战甩开的王一博却急忙跟了上去。在肖战身后给他拉开凳子扶着他坐下,又拿起桌上肖战常用的那支水杯给他接了杯热水放在手边。


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全程没有一句话,却无比的默契。


“原来您就是肖老师,不好意思,刚刚没认出来。”


没认出来?肖战笑了笑。


“嗯,幸会。”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三)

  固定的场合总是会给人固定的印象,就好比医院,总给人一种到处充满生死的阴凉感,而那股消毒水的味道也总是充斥在鼻腔里。


肖战不喜欢医院,因为这里的床硬邦邦的,没有他爱喝的咖啡,而且王一博总是很难过,就比如现在,王一博正用热毛巾一根根擦拭着肖战的手指,企图让他更舒服一些,“你别总是那副表情,我又没死。”


“呸呸呸!你胡说什么!”,王一博边说边敲了三下木头桌子,紧接着又给肖战开始擦手,“今天肩膀还疼不疼?”


肖战还没开口回答,那人又嘟嘟囔囔,“肯定很疼,刀口那么深。”


像是小猪崽,肖战这样想。


“好了,没那么疼了,这都已经养了好几天了。”


“流了那么多血,怎么可能这几天就养好。”


“你快跟我说说,吴大志判了多久。”


王一博还沉浸在难过中,听到吴大志的名字咬了咬牙,“无期徒刑。”


“哈,判这么久。”


“当然,要是判的时间短,出来我弄死他。”


“袭警也不至于判这么久,我们王大队长是不是找到关键证据了。”


那天吴大志砍伤肖战后,王一博心急如焚,而陈峰递过口信说因为证据链不足就算加上袭警也判不了多久,加之肖战在病房里一直昏迷不醒,他心情格外焦躁。


他守在肖战的病床前,看着他躺在床上苍白的脸,又心疼又着急,他恨自己没保护好他,又恨他冲在前面。


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坐在医院楼梯间里,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,他要找到突破口,找到关键性的证据,亲手把那个该死的人渣送进去,可是突破口在哪呢?


地面上的烟蒂越来越多,他始终想不到,过了凌晨以后,好像是乌云散去了,月亮突然露出头,月光洒出来,落在地上星星点点。


电话!那天肖战让陈峰去翻垃圾站,让张晗查那通电话,由于肖战受伤的原因他们就逐渐的忘却了那通电话。


王一博几乎是没有迟疑的跑出去,深夜一个人来到警局,翻看张晗递交上来的资料,可惜,并没有分析出变音器后的声音。


王一博瘫坐在椅子上,不可能,为什么没有?为什么没有分析出来?难道自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?


他看到张晗桌子上陈峰的照片,忽然想起陈峰每次都说肖老师真是神了,他也觉得,自从肖战来了,几乎没有破不了的案。


不仅仅是陈峰敬佩他,自己也很敬佩他。


没错,肖战是不会出错的。肖战说翻找垃圾站,那么一定有他的道理,肉身可以分解,但是骨头却不能,如果不是扔到了垃圾桶里,那么肖战为什么要人去翻垃圾站?如果垃圾站里没有骨头,那么垃圾站里有什么?


一定有东西!


王一博带着这样的想法,抓起车钥匙一路飞奔到垃圾站。


深夜的垃圾处理站空无一人,回收的垃圾成堆的停放在陆地上,像一座座垃圾山。偶或有几只鸟站在垃圾上,发出一两声啼叫。在孤寂的夜里,显得格外冷清。


他抬头四处环顾,肖战到底为什么让人搜查这里呢?


那几只原本安静的鸟忽然扑棱翅膀像是受到了惊吓,王一博猛的回头,看见成队的流浪狗站在他的身后。


它们冲着王一博龇牙咧嘴,流着涎,牵拉成丝,一副饥饿的模样。等等,这几只狗他跟肖战第一次到鑫苑小区的时候就见过!


吴大志那天说什么来着?他说喂狗了!


王一博原本以为他是疯了,信口胡说的脏话,现在看来却像是真的。


那几只狗看王一博不为所动,逐渐的调转身子又走了。


王一博跟在他们后面,走过一段路后出现了一片废弃的铁皮房,那几只狗大概就栖息在这里。


他跟了进去,那几只狗趴在地上不停的舔舐着什么,王一博走过去,它们就散开了,那白森森的布满了咬痕的,赫然是几根骨头。

《前任攻略》(二十二)

  

  

  鑫苑小区内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祥和,陈峰带着人翻遍了垃圾桶也没找到蛛丝马迹,“峰哥,垃圾站和垃圾桶都翻遍了,啥也没有阿!”,一人喊到。

难道是肖老师猜错了?这个念头持续了大概一秒钟,陈峰猛的摇了摇头,不可能,肖老师不会出错的!

另一边的王肖二人坐在审讯室内,对面的吴大志还是依旧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,“吴大志,妻子失踪了,你在家不着急吗?”

吴大志摸了摸鼻子,“嘿嘿,有啥着急的,她跑不远。”

“你倒是心宽,媳妇不在家,你怎么吃饭。”

“还能怎么吃,就那样吃。”

“你别给我在这整无赖那一套,都进来了,就老老实实说!”,王一博实在受不了他那副贱样子,猛的拍了下桌子。

“吴大志,你会做饭吗?”,肖战在桌下拍了拍王一博的腿。

“那咋不会,我会做饭。”

“会做饭为什么这一个星期点了这么多外卖?自己做饭吃为什么这段时间内没有食材的购买记录?”

“警察同志,吃的多不允许吗?我去菜市场买菜不允许吗?”

正僵持着,陈峰的电话打了过来,王一博把手机屏幕给肖战看了看,然后起身走了出去接电话。

“博哥,我带人把附近的垃圾处理厂和垃圾桶都翻了一遍,啥也没有,这怎么办。”

“什么也没有吗?”

“什么也没有啊!这咋办博哥!”

“让陈峰去吴大志家检查一下厨房的用具。”,肖战的消息跳动出来。

“让其他人先收队,你去吴大志检查一下厨房的用具,着重看看菜刀。”

“好的博哥!”

还不等王一博收起手机回到审讯室,肖战就出来了,“什么也没找到吗?”

王一博点点头,“陈峰说,什么都没发现,我已经让他去吴大志家搜查了。”

肖战捏了捏眉心,神情有些烦躁,“嗯,我去透透气。”

他那副样子王一博最熟悉,王一博知道,他肯定很心烦。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他不那么心烦呢?

王大队长捧着一杯热牛奶四处寻找透气的肖老师,路过楼梯间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,又是哪个兔崽子在局里抽烟!

王一博抬腿踢开楼梯间的门,看到那“兔崽子”背靠在窗前,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,那人抬手将烟放到嘴边,深深的吸了一口,吐出的烟雾缭绕,王一博有些看不清那人的神色。

他走上前,把牛奶送到那人手中,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?”

那人又吸了一口,“刚到国外的时候,学业工作都不顺利,慢慢的就学会了。”

王一博按住了肖战又想抬起的手,接过那支吸了一半的烟,“抽烟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我也是到了国外才知道,原来你手指上那种若有若无的味道是烟味。一博,那时候,你工作的是不是很辛苦。”

王一博摇了摇头,有点了点头,把烟塞到自己嘴里,吸了一口,又吸了一口,“工作而已,只是你走后我才觉得辛苦,身体上还有心里都很苦。”

那支烟燃到了最后,王一博把他扔到地上踩灭,他拉起肖战的手,“走吧,我们出去。”

(保洁阿姨:哪个兔崽子又tm在楼道里抽烟还扔烟头!

王肖:啊啾~)

“博哥,我回来了!”,陈峰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跑的满头汗,“找到了!”

王一博接过黑色塑料袋,里面赫然装着一把菜刀,用袋子密封着。王一博把袋子拿出来,仔细看了看,刀刃已经卷起了边,甚至在有些地方有了缺口。

“这把刀,就是证据。”,肖战突然到。

王一博拿着拿把刀,“他就是用这把刀砍人的。”

“妈呀,博哥,肖老师,你俩在说啥呀。”

“陈峰,让检验科把这把刀拆了,验一验刀把缝隙里,有没有李芳的DNA。”

陈峰接过那把菜刀,感觉它的分量比来时更重了些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检验也随之有了结果,王肖二人再度来到审讯室时,神色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。

“吴大志,你把尸体藏哪了。”,王一博问。

“警察同志,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我再问你一遍!你把尸体藏哪了!”

“我真的...”,他的话还没说完,肖战就站了起来,他把灯对向吴大志,强烈的灯光让吴大志的眼睁不开。

“是,你不知道,因为你藏的不是尸体,只有零星的骨头了,对不对。”

“因为你的心理变态,你就杀了李芳,分尸了她,是不是。”

“警察同志,你说话要讲证据!”

王一博把刀摆在桌面上,“这就是证据!你就是用这把刀,杀了李芳!”

肖战忽然用一中极其轻蔑的语气说,“吴大志,你真不是人,不算个男人。”

吴大志看着那刀,擦了擦鼻子,忽然笑了,他突然噔的一下站起来,抓起那把刀扑了上来,王一博心里猛的一惊,他的手下意识的护住身后的肖战,可是手摸了个空,再抬头时,他看到那人挡在他身前。

刀狠狠地嵌在肖战的右肩上,血顺着洁白的衬衣流了下来,王一博一脚踹开吴大志,猛烈的冲击力让吴大志整个人磕在了地上,磕掉了两颗牙,满嘴的血。

王一博搂着肖战,那把刀隔着塑料袋嵌在肖战肩头,血一股一股的往外冒,“肖战!肖战!”

应声进来的陈峰把吴大志摁在地上,吴大志趴在地上,嘴里带着血,声音扭曲,“喂狗了!我把她喂狗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们去找啊!你们能把我怎么样!”

肖战听到他的话,扯出一个微笑,“以前不能怎么样,现在能了。”

吴大志狂笑的声音突然停止,他看着肖战肩头的那把刀,“你!你是故意的!!!”